书写“深圳速度”背后的故事 改写人们对深圳文学的成见

2021年04月07日 07:46 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   

  记者 路艳霞

  作家邓一光站立的姿势很像是个军人,他好像时刻在捕捉脚下踩着的大地所蕴藏的故事。他用自己的心灵和一个个普通人对话,和城市对话,和世界对话。其最新小说集《在龙华跳舞的两个原则》近日面世,这是他送给深圳的又一份礼物。

  用12张“深圳切片”

  展现城市风貌

  《在龙华跳舞的两个原则》中,邓一光用12张“深圳切片”展现出鲜活的深圳城市风貌。他像波德莱尔漫游巴黎一样观察深圳,在他的笔下,有修车工人、流水线工人、保洁工人,也有问题少女、瑜伽教练、音乐老师、高级技术人才。一个个普通人的真实故事,构成了深圳这座城市的众生浮世绘。

  邓一光居深圳十余年,书写了五十余篇“深圳系列”小说,不仅改写了深圳文学在人们眼中的成见,更被当作“现象级”城市写作。十年前,龙华还是尘土飞扬,城中村、工厂云集的关外,如今它摇身变为龙华区,从“福田后花园”变成了“深圳北中心”。这部以“龙华”为题的小说集,正是细数了深圳改革开放以来的飞速发展与巨大变迁,更书写了在时代进程中的个人故事,以及在都市化进程中人们能不能找到自己的情感。

  用年轻一代的语言

  写问题少女

  “写一个城市不是简单地注意这个城市的高光时刻,要注意的恰恰是这个城市被遗忘,被抛弃掉,被走失的那些东西。”邓一光说。

  在这部小说集中,《你可以让百合生长》描写了一位热爱音乐的问题少女,尽管少女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悲惨家境,但在小说中,我们看不到灰暗的色调,有的只是青春明媚的阳光。

  《你可以让百合生长》语言年轻而富有活力,而邓一光揭秘说,这些语言也来自他的生活经历。邓一光的家族有好几个微信群,年轻一代中最大的是80后,最小的是90后,他们有的从海外学成归来,更有动画迷、三国迷、游戏迷等等,年轻一代的语言表达丰富了邓一光的语言系统,也为他写问题少女小说助力。邓一光透露,他的小儿子就曾为《你可以让百合生长》语言把过关,并毫不留情地提出修改意见。

  评论家潘凯雄认为,在深圳四十年的建设发展中,新移民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他们经历了非常艰苦、非常曲折、非常忐忑的心理历程。“《在龙华跳舞的两个原则》这部集子虽然只是12个场景,但把他们心理历程都惟妙惟肖地表现了出来。”

  一支笔写近现代

  一支笔写当代

  过去的30年,邓一光写就10部长篇小说、30部小说集,涉及战争、家族、知青、动物、城市等不同层面,邓一光犹如变色龙一样,自由切换着写作频道。

  邓一光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,母亲生了五个孩子,养了七个孩子,唯独邓一光没穿过军装,细腻和柔弱的男孩不被太阳一般的父亲待见。而在那些不受欢迎的岁月里,邓一光在大量的阅读中找到了安慰。

  邓一光在国内文坛以“硬汉作家”闻名,更创下38天写作长篇小说《我是太阳》的纪录。11年前,邓一光父亲去世,他带着母亲从武汉迁往深圳,从此开始崭新的文学写作征程。“我有两支笔,一支笔写近现代,另一支笔写当代。”在邓一光的写作疆域里,他写近现代,是想回答“我们从哪里来”。写当代,是想反映当下人们的所思所想,“对我而言,当代要很快捕捉,它像呼吸、空气。近现代很长,像是梦。”

  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王婉莹 )

书写“深圳速度”背后的故事 改写人们对深圳文学的成见

2021-04-07 07:46 来源:北京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